免费下载荔枝app二维码

沈烈正在办案,路过金华城,特意来了兰若寺中。

“皇上准备入冬祭天。”

“这个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无生听后好奇道。

他看过史书,历朝历代的皇帝们都好搞这个,和上苍沟通,一来是祈求天下太平、五谷丰登,二来通过沟通上天,告知世人,皇帝乃是天子,受命于天。

当然有祭天之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也有祭天之后灾祸连连的,估计老天对这些个儿子也是有疼爱,有不喜欢的。

“当今圣上痴迷修道,已经连续十年未曾参加祭天大殿,这十年都是由不同的皇子代为祭天,这突然要亲自祭天,让人感到意外。”

“或许是因为老是修道太过无聊,得找个事情放松一下。”无生听后笑着道。

“可是,他还颁布了一道圣旨,命令大晋朝各州郡县在那一天,一同祭天,凡是大晋子民,家家如此,人人如此,并下令武鹰卫巡视天下,若发现有违命者,以抗旨不尊论罪。”

抗旨不尊这可是杀头的大罪,搞不好还会株连。

“这么严重,那位皇上这是要干什么啊?”无生转头望着自己的师父,发现空虚和尚听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单单是如此,这一次祭天,他还邀请了蜀山剑圣、书院夫子、观天阁阁主、太和山掌教、四海龙王”

他说完这些话之后,空虚和尚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初夏女生抿嘴卖萌下路上写真

“请了这么多人,就不怕他们去捣乱?”无生听很是疑惑。

这些大修士可不比普通的百姓,一个个都是高高在上,超凡脱俗,可不是那么容易约束的,而且这里面可不是每一个都和他一心。

“这不是没有先例,当今圣上在三十五年前曾经邀请各方外修行之地的掌门入京赴宴、参加祭天大典,而且适才我所说的那些大修士,他们之中大半不会去的,据我所知剑圣已经至少三十年没有出山了,四海龙王更是不会轻易离开龙宫,到时候能入京城的怕只有书院夫子、观天阁阁主、太和山掌教,这几处方外势力本身就和朝廷的关系比较不错。”

“另外,北方的异族已经派使团入京议和。”

“不打了?”

“好像是不打了。”

“可明明他们占了上风了啊?”无生道。

他上次下山是听人谈及此事,说北疆的异族已经攻下了大晋七座城池,其中几座还是边关重镇。

“北疆在十月之后就开始下雪,大雪已经连续下了将近三十天,他们大军的粮食补给已经跟不上了。”

另外,根据他得到的消息,佛门的事情并没有了结,朝廷下令武鹰卫暗中调查,大晋之内,到底有哪些修行的门派、势力和大光明寺有过接触。

果然,这事情还没完。

“兰若寺这边也有武鹰卫暗中监视?”

“暂时还没有,武鹰卫已经确定了几个重点的对象,主要集中力量监视他们,你们暂时还不在其中。”沈烈道。

“那北疆异族的使团是否也在祭天受邀之列呢?”空虚和尚开口问道。

“既然在京城,应该会被受邀。”

他们几个人聊了一些事情。

沈烈在寺中呆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又冒着雨离开了。

秋雨淅沥沥的下着,也不恼人。

“师父,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在想,那皇帝为什么突然要祭天,还要求大晋的百姓一同祭天。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反正我是不会祭天的。”无生听后笑着道。

空虚和尚听后盯着无生。

“又干嘛?”

“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这两天你下山转转,看看外面有什么异常,重点看看长生观。”

“行,我知道了。”无生点点头。

雨下到了半夜方才停下,第二天推开门,一阵凉意扑面而来,冲入了禅房之中。

冬天要来了,

无生易容之后下了山,先去金华城转了一圈,长生观所在的那条巷子还是冷冷清清的,不见一个人。在金华城中也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夜里的时候,他又去了一趟长生观,发现道观中央位置已经多了一个法坛。

“这是干什么,祭天用的吗?”无生飘落到院子之中看着还未成型的法坛。

“几个道士祭天还用得着这么大的架势啊?”

他将这祭坛的样子记清楚了,然后离开了金华城。

第二天去了附近的兰城,当天夜里也去了去了长生观在里面发现同样的一处祭坛。

第二天,他去了柯城,也在长生观中看到了一样的祭坛。

一个地方可能是巧合,三个地方的长生观中都是如此那就说明其他地方的长生观也是这个样子。

他在柯城之中呆了一夜,第二天找到了那处茶馆,进去打听消息。

“当今圣上要于冬日祭天,所谓何事?”

“祈求上苍,保佑大晋国泰民安。”那教书先生一般打扮的男子道。

“十年未祭天,为何偏偏在今年,还要求百姓祭天?”

“圣上与九州子民一同祭天,一来更易上达天听,二来也算留一段佳话,历代帝王不都是想留铭千古吗?”

无生来了这么多次,第一次对这个答案十分的不满意,这在他看了纯粹是扯淡。

“上达天听,给天上谁听?”无生接着问道。

现在他也不在乎那几百两银子。

嗯?这一次果然把这个男子给问蒙了。

“你该不会是新来的吧?”无生斜眼望着他。

“请客官稍等。”那人尴尬一下,转身离开。

过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复又回来。

“这个我不知。”

“这次祭天,京城之中都有哪些人会去?”

“凡在京城大小官员,一律都要参加,另外还请了一些晋朝名门望族的族长、天下有名的修士。”

“这么多人?”

无生听后皱了皱眉头。

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去其它的地方了,这些个消息已经足够了。

很显然,京城之中的那位皇帝老儿这一次准备搞一个十分隆重的祭天仪式。

至于为什么,无生并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为了什么狗屁青史留名。

这要真是改朝换代了,另一个朝代的史官还不知道会怎么记录呢。

晋朝皇帝萧某某荒银无度,于某年冬日诏令天下万民祭天,劳民伤财,民怨沸腾,以至天降灾难,国力衰退,灾祸四起。以此警示后人,戒之、慎之。

当天无生就回到了兰若寺中,将自己所见所闻说与空虚和尚听,他听后眉头皱起,伸手不停的盘头。

“师父,这事你就别上愁了,和我们干系不大吧?”

“哎,这可不好说。”空虚和尚摆摆手。

“萧广他到底要做什么?”

“萧广是谁?”

“当今皇帝。”

噢,无生点点头。

“出去当着外人不能直呼其名,否则会被抓起来杀头。”空虚和尚叮嘱了一句。

“知道。”

空虚和尚盘头一连盘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后来索性自己一个人下了山。

无生则是整日在山中修行,打磨自我。

诵经、练剑、入大阵之中炼魔,简单而充实。

不知不觉,山上的树叶黄了,枯了,然后随风飘落。

空虚和尚下山二十多天之后方才回来,面色很是凝重。

一进寺庙就将空空、无生、无恼三个和尚叫在一起。

“怎么了,表情这么凝重。”

“下山这段时日,我连转了三州一十二座城池,可以确定,但凡是有长生观的地方,都会设置同样的祭坛。”

“这是我不是早就说了吗,有什么好奇怪的?”无生道。

“不只是如此,我在长江、大河边看到了不一样的祭坛。”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