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长版

好歹没有太失落。

刀龙清楚圣主想来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比恶毒的资本家们唯一好点儿的地方,也就是出手大方了!

虽然伊甸岛的环境对他来说无比重要,有纯天然诞生的生命气息,总比后来配置的生命药剂好得多,毕竟前者没有耐药性这个说法还是那!但是他先前接连两次的失败让刀龙本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没有被发配已经是他太重要了,找不到代替品,还想什么好处?

不过是想趁着圣主还没反应多吸几口罢了,但谁曾想,这苟龙太鸡贼!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刀龙准备先处理下学院积累的事物,再把白毅交代的任务完成,之后再回来做自己的事情!

听起来挺多挺复杂的,但事实上其中一些简单的,没什么含量的底层操做都能交给巨魔团跟刺刃团的黑影士兵们解决,。

具人本就是做这些的,刀龙不一样,仅次于白毅之下的剥削,高级打工仔自然不需要干这些,你见过哪个总裁天天给办公室搬水桶下楼拿下午茶的?

更何况圣主轻而易举的扫掉了一批人,少了那些乱七八糟做妖二等人,这一次刀龙也好顺手整顿一下,省的一个学院整天被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烦扰。

首先,学院基本的学分诱惑制度没什么变化。

不过伴随着第二届学生们即将开始升级考核,新的一批一年级也是时候开始挑选了。这次一定要挑些年龄更小的,十二三岁,最好十岁左右。

当初没注意到的问题,让第二届的学员大多都划定在十六七,而这个年纪,怎么说呢,正是精力旺盛,春天气息浓郁的年龄。本来研究出来只是用作给施法者们减压的魔物召唤成了最受热捧的兑换选项,有些觉得魔法太随机,都开始学习生物跟基因开始自我调配…氛围当然是好的,只是时间都浪费在了不该浪费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

清纯大眼美女林语晞甜美图片大全

青少年虽然更听话,也更好学,但自制力还是差了些。但风气已经形成,现在说彻底戒断也晚了些,只能尽可能的约束他们,同时改变范围。既然控制不了,那就选那些没能力的好吧?十岁,总不能还做这些荒唐事吧?

效率或许会低了些,但可以扩招啊?一个人的活儿分给两个人总是够的吧?别说什么不满十六,课堂作业跟打工能一样吗?

就是苦了学院的老师们,本来教一群青春期就够头痛的了,现在更到了小学的层面上去,要看一群小孩子。

不过无所谓,反正又不是他教!

简单的把思路连成串,整理了包括其他的问题写在一张纸上交给身侧的巨魔士兵,稍后他们会把这份稿子送给学院的各个高层,然后,晚上开会定夺!

“说起来,魔法不应该失效的啊!”

处理完一切,靠在椅子上刀龙拄着下巴沉思道:“既然圣主没死,就算一切被夺那也总是会有反应的,可为什么?那么多的魔咒都没能找到踪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有这样的古代遗宝吗?”

刀龙皱着眉头,在记忆中疯狂挖掘着,但这些天一直没合眼,先前又耗费精力去召唤追寻,一停下来竟有些撑不住,双眼一合闭目沉睡过去了。

与此同时,撒哈拉沙漠的地下,感受着身旁再次一闪而逝的讯息碎片,圣主(恶魔小龙)的脸上充满了阴郁。

“在找我吗?”

圣主皱着眉头,抬头却只看到了厚实的沙砾。

阴差阳错的,当时地狱封印突然被强化,眼看着再无外出的机会,逼得他不得不吞噬了波刚,化身山之恶魔才勉强打开了地狱的空间薄弱点,舍弃了龙不龙,山不山的身躯返回地上世界,再融入到自己儿子的身躯中。

两道工序,污染,降级,即便圣主口头上不说,但事实是灵魂都已经不纯净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火之恶魔了!

一个混杂了山跟火,血脉还不纯净的绿皮蜥蜴…..但,只要他不主动暴露,谁又知道他才是真正的圣主?

用外貌换取了无拘无束的自由,对错谈不上,但对圣主来说,总归是满意的。小心翼翼的驻足在原地,等待着魔法一扫而过之后,圣主才松了口气,同时冷哼一声:“呵,还想把我继续封印下去?不,想都别想!”

“不过现在也不是万无一失!”圣主低声说着,随后从地下换换浮出,抬头眺望着远处那座墨绿色的沙丘,眼中光芒闪烁,呢喃道:“今后开始,我就是山之恶魔了!”

“….”

也就在圣主攀山的同一时间,在寒冷的北极。真正恶魔小龙沉默着,半晌,忽而抬起头看着周围跟标杆一样的几个黑影忍者:“我记得你们是父亲手下的爪牙吧?来这里是监视我?”

“哈,我那亲爱的父亲终于又想到了我?”

“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吧?”恶魔小龙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吼叫一声,本就粗壮了许多的身形猛然膨胀三分,就当忍者们严阵以待,准备交手的时候,恶魔小龙却就地一挖直接窜入了地下消失不见。

“……”

那个,只是单纯想跑的话麻烦下次能不能直接点儿?你这样会显的我们很憨憨!

更何况,主人的任务是监视又不是亲自动手!他们又不动手,这样子,有必要吗?

下一瞬,数十个忍者纷纷跳入了地洞,但紧接着挖开的地洞一阵摇晃,碎石迸射,忍者们一时扛不住化作一阵儿烟雾消散。但紧接着不久,阴影弥散,原地再次出现了几十个忍者,向四周观望了下,便分散开前往追击去了!

在他们走后,海面上的一块儿碎冰微微隆起,看着四下再无追兵恶魔小龙猛的松了口气,被这些忍者搞了一次,或许是担心自己被直接清算,顿了顿恶魔小龙直接潜入海底。

既然已经来了,雷电恶魔中苏的黑气总归是不能放弃的,而在这之后水之恶魔芭莎的黑气也得拿在手中,这样至少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坑躲藏在海底!

毕竟他老爹弱水是众所周知的弱点,光凭那些黑影炮灰可不足将他拿下!

之前还想着拖拖拉拉一点,等体内的黑气们多磨合,不然都没能消化掉却一直往里塞,是会出事的!但现在,再次被他那恶毒的老爹盯上…..恶魔小龙却不敢拖延了!

不过话说,之前在未来他也没这么窘迫啊,还要被亲爹打压,怎么回到过去之后一切全变了,没什么人再对他喊打喊杀的,反到是自己的亲爹揪着不放,就想弄死他!

就很头疼!

两个恶魔小龙几乎同时在心中咒骂着白毅,而刚刚办完正事儿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谁在想我?”

白毅有些迷,身旁身材姣好的炎魔少女们正在用岩浆帮他擦拭着鳞片。

就像是浸泡在温泉中一样,舒服的微眯着眼,面前摆放着忍者们送来的超大屏液晶电视,上面正播放着KDA女团偶像的私下日常彩蛋。

看到这个,白毅就想起来,在前世的时候关于这款皮肤的趣闻。玩家们贴心的将英雄曾经的皮肤整理了下,做成女团成员黑料,此时再看碟片彩蛋就很有带入感了!

“符文大陆啊!”

白毅轻声呢喃着。

这是个好世界,混乱,强大,魔能跟科技都推动到了一个让人嗔目结舌的程度,锻造了诸多的英雄级人物。甚至还有虚空生物,这种侵蚀一切的存在,作为曾经的召唤师,白毅也不止一次有想法想去转转,但…..也只是想想,当屁民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用担心被席卷到英雄跟神灵的战争当中去。

不过,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如今白毅倒是挺想去逛逛的,只是系统任务未必会帮他刷新出来。这样想着,身前的岩石缝隙中突然涌现一道黑影,随后一名忍者士兵从缝隙中钻了出来。

低沉,沙哑且不是人类的语言在耳边响起,白毅听着眉头微蹙:

“在北极找到了恶魔小龙,但是你们又让他给跑掉了?”

“#¥%%@”

听着黑影忍者们的撰述,白毅脸色古怪的点了点头。

恶魔小龙找到了地魁的恶魔黑气,吸收到了自己的体内,潜入地下把它们甩开随后失去了踪影。整个过程白毅关注的倒不是忍者们的失败,而是他自己没做的事,反到是给恶魔小龙做了?这玩意儿又在搜集恶魔黑气,准备变身?

可现在他自己的火气已经被白毅吸收了,八种恶魔黑气缺一种,八种权柄不齐他哪儿来的融合?

白毅不觉得恶魔小龙是个傻子,恰恰相反,他还很聪明。甚至如果不是主角光环强行摆正的话,动漫中恶魔小龙是摧毁过未来人类世界的!

如此,白毅不得不怀疑这家伙找到了弥补损失的方法,或许仍然有东西能够代替火气?大概是这样没错,总不可能这家伙明知事不可为还硬莽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