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百度云网盘

“为什么我是6级,你也是6级?!”

里昂一下子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并露出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正收拾着行李的娜塔莎,看到里昂这般模样,也是不由自主地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家伙…

从两人所在的客厅,以及整个房子的内部装修,还有空气中隐约弥漫着的油漆味,就可以知道,这间房子的内部装修,刚刚经过了翻新。

而这里,就是神盾局给娜塔莎安排的新住处。

然而,某个家伙,还沉浸在刚才得知的“噩耗”之中…

对于神盾局这个等级安权限制度,里昂一向是非常看重的。

毕竟,等级越高,得知的机密就越多,也就说明神盾局对自己的信任程度越高。

一般来说,新加入的外勤特工,都会授予包括4级以及4级以下的权限等级。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叛变的娜塔莎,却是一个特别的例子。

由于娜塔莎在叛逃之余,还向神盾局提供了俄国方面的大量机密情报,所以,才会一下子被尼克·弗瑞授予了6级权限!

比花娇嫩少女文静柔弱文艺写真图片

不过,当里昂得知刚加入神盾局的娜塔莎,与自己的等级一样时,里昂多少还是感到有些郁闷。

倒不是他嫉妒娜塔莎的等级,只是觉得,自己一个监管人员,和自己要监管的人,同个等级,有点没面子罢了…

这次,之所以过来训练基地接娜塔莎,是因为他接到了上头的命令。

命令的内容是这样的

里昂与娜塔莎组成双人搭档,前往土耳其,执行一个机密任务。

前面已经说过,娜塔莎作为一名从其他情报机构叛变过来的特工,要经过一系列的评估,才能真正加入神盾局。

而经过了一个月的评估,娜塔莎终于通过了所有的测试和评估,正式加入到神盾局外勤人员的行列当中。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作为一个监视的手段,尼克·弗瑞便让亲手将娜塔莎招进来的里昂,成为了她的监管人员(supervisg officer),也就是简称的“so”。

简单来说,就是《神盾局特工》内,沃德与斯凯的关系。

只不过,与电视剧里需要沃德方面教导的斯凯不同,娜塔莎根本不需要里昂来教导她任何关于特工的常识。

毕竟,在特工这方面的专业,里昂这个半吊子,还比不上人家的一半…

里昂作为监管人员,更多是出于监视的考虑。

对此,娜塔莎也早有心理准备。

这仅仅是“跳槽”的小小代价罢了…

这时,将自己的行李都整理好之后,娜塔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问道“对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里昂依旧是一副“里昂瘫”的模样,霸占着差不多整张沙发,嘴上淡淡地回答道“我们先回一趟hq(代指总部之一的枢纽),拿点装备,然后再出发。”

“对了,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娜塔莎好奇地问道,“卧底?暗杀?还是窃取情报?”

“都不是。是调查一件杀人案件,具体情况,要等我们到土耳其之后,才会知道。”里昂坐直身子,说道。

“调查杀人案?这倒新鲜。“

娜塔莎笑了笑,觉得有些新奇自己还有调查杀人案,而不是去杀人的一天。

“我也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特殊的杀人案,才需要我们亲自出马…”

说着说着,里昂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一脸认真地对娜塔莎说道“对了,这次的任务,你要程听从我的命令和指挥,知道了吗?”

闻言,娜塔莎心中暗笑,故意装作一副不解的样子,调侃道“哦?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我们的权限等级,同样都是6级哟!”

“呃…”里昂微张嘴巴,楞了一下,随后马上想到了反驳的理由“就算你的权限等级和我一样,我还是你的so,所以,按道理来说,我是你的上级。”

说完,似乎为了将关系确定下来,自己还补上了一句“嗯,就是这样。”

“那…好吧。”

看到娜塔莎点头,里昂心情顿时大好嘿嘿嘿,我终于有手下了,而且还是黑寡妇!

。。。

里昂与娜塔莎返回枢纽,从装备库拿上了一些可能用到的装备之后,便乘坐着一架昆式战机,一飞冲天!

整架昆式战机上,就只有里昂与娜塔莎两人。

至于驾驶员…

根本不需要!

无论是娜塔莎还是里昂,都是驾驶技能点满的能特工,两人轮流开几个小时,也就足够了。

两人的目的地,是土耳其的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

曾经是古拜占庭帝国的首都,曾经的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比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更要著名。

号称是“世界的中心”的伊斯坦布尔,是一座横跨欧亚两大陆的沿海城市。

如果你站在伊斯坦布尔的海峡边时,可以体会到左手亚洲右手欧洲的美妙情景。

然而,很可惜的是,里昂与娜塔莎没有机会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毕竟,他们过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旅游,而是为了调查一件非常特殊的杀人案件。

经历了一段不长不短的长途飞行之后,两人驾驶战机降落在城郊的一处神盾局秘密基地,并将战机设置为隐形状态之后,便拎着两个银色手提箱,进入了这座曾经是多么坚不可摧的城市…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繁华商业区独立大街(istikl caddesi)的一处私人夜总会,早已被警察用一圈黄色的警告线,围了起来。

而位于夜总会内部,一个密封的房间内

里昂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戴着领带,犹如刚从华尔街下班的精英一般,正在向站在一旁的神盾局当地特工,询问眼前的所发生的一切。

而娜塔莎则是半蹲着,近距离地观察着躺在地板上的一具男人尸体。

从娜塔莎紧锁的眉间来看,就可以知道,这件案子,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棘手。

因为,躺在地上的那具男人尸体,死状极其诡异

他的胸口,就好像被人用炽热的熔岩,硬生生地融化了一个大洞!

Tagged